难以回避 本次疫情将对全球经济与财富分配产生深远影响

发表时间: 2020-03-11 23:46:14

作者: 陈浩然

来源: lead2050.com 中山网络营销外包服务

浏览: 108

新冠状病毒疫情对世界经济格局、个人财富分配的影响分析

人人都难以回避 本次疫情将对全球经济和财富分配产生深远影响

核心议题:“世界工厂”将变成“全球办厂”

疫情对各行各业的伤害度,请参考下图:

我看到一张网上广为流传的截图,发给大看看。

很多人其实高估了疫情的短期经济影响,但对后续的影响反而是低估了。

最近支付宝一组数据非常值得关注:

 

一是理财产品被大规模提现。

我们都知道,没有到期就提现是会损失本息的,现金流这得是多紧张才会干这事啊!

二是花呗的可用额度,60%的人已经用完了,逾期的人则突破了两位数,还有40%以上的人,把还款额设置为最低还款额。

我相信,没有哪个人在生存危机下,会表现得像个傻子。

只有自觉没钱了或者钱可能不够花的时候,才会开始勒紧裤腰带或者赶紧借钱、推后还钱。

花呗的数据,反馈出来的是当下那些刚毕业不久的90后的生存现状。


一、人有了,钱也有了,可原材料却严重短缺

但要搞清楚,复工,不等于复产!

我们先来看复工率。

我最近一直在看,新闻总是说哪里哪里的复工率达到八成或者九成。

但这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复工率,浙江已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已超过70%。

而吸纳就业人口最多贡献经济产值最大的中小微企业呢?

新闻也在报道:不到3成!

作为世界工厂,就是加工环节为主,原材料,特别是核心原材料掌握在垄断的国外企业手中,有人有钱有设备,也没办法自立啊。

随着疫情拐点将近,整个国家的注意力渐渐聚焦到“复工”上,政策都集中在提供资金支持、恢复人员到岗上。

不过,“人”和“钱”只是复工的一个要素,另一个要素就是“原材料”。

春节前囤积的原料消耗完了,上游的生产和运输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市场上要么没货,要么价格暴涨。

复工最痛苦的事是没人,没钱;复工最最最痛苦的事是:人有了,钱也有了,仓库里原材料没了。

还不只如此。



人和钱只是我国经济自己的危机,但“原料”就是全球的危机了。

答案现在就来了。运输停滞造成的影响可说是“货出不去,料进不来”,造成整个产业链的断裂。

有我国买家向沙特阿拉伯请求减供原油和天然气,造成满载的油轮和空空如也的天然气载运船滞留在海上。

汽车产业链的很多环节都转移到了我国,国际汽车巨头,特别是日韩系车企面临停产。

苹果公司表示,其智能手机的供应或因新冠病毒疫情受到影响。富士康工厂也遇到了瓶颈啊!

更糟糕的是,药企发出警告,因为全球大部分原料药都在我国生产,全球药房都将面临抗生素和其他药物的紧缺。

这个问题显然引起了高层的关注,甚至首次提到了“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的说法。

当然,疫情只是一次性冲击,全球供应链的秩序早晚会恢复,甚至可以把它看成对我国主导的全球供应链的“承压测试”。

不过测试之后必有回响,本次疫情将对未来产业链的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大家可能觉得这件事太遥远,对自己没什么关系,那么我要说的是——

这个深远的影响还将改变未来我国的财富分布格局,不亚于此前二十年房地产对我国人财富的影响,这就跟大家都有关系了。

 

二、分工精细化

想要理解这种影响,先要回顾一下,我国是怎么变成“世界工厂”的。

观点:加工业,也就是轻工业为主的工业,只是重工业的附带。

最初,改革开放前,我国已完成了重工业化建设,原材料、设备、熟练工人都具备了强大的竞争力,以及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政府招商引资力度大,从而突围而出,成为贸易加工的最大载体。相反,印度为什么不能成为世界工厂呢?因为印度没有重工业基础,尽管印度农业基础条件优越,但我国通过建国后20多年的艰辛付出,在农业基础设备上冠绝全球,为解决10多亿人口吃饭问题,埋下伏笔。同时,工业化进程大大加快,要知道尖端的航天、半导体、核弹等技术是工业体系的明珠,没有强大的基础工业,这些根本不可能实现。

后来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和交通物流体系的突飞猛进,这被归为“我国体制优势”,也就是释放前27年的工业红利与人口红利。


重工业是一切工业的根本

观点:世界工厂的形成源于体制的优势

在中印两国的经济指标越发明显:1950年以及后面几年,中印经济基本相近,甚至因其他因素(如战争损耗拖累),印度甚至好过我国,但到了2018年,中印GDP比值是5:1,你知道,这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比了。


 

农业农田基建是后来吃饱饭的根本

我国的制造业有明显的产业聚焦现象-也是欧美工业化初期的同样路数,无序竞争,相互为敌。这些工厂相互压价,挤掉了其他地区的制造商后,自己也面临着无序竞争的压力。个体户化的加工业,早期可能野蛮成长,到了中后期,变成了垄断独角兽的韭菜点心。

 

在人力、土地、原材料等的成本上升的时候,想要控制成本,就要专业化大规模生产。

进而,企业就会洗牌,淘汰小的,渐渐形成垄断级企业出现。但有些工厂开始专注于原制造中的某些生产环节,提升效率,也可以生存下来。这样就把产业链进一步细分。

类似电子、汽车这些产业链复杂的行业,原先的“零件厂——组装厂”的生产模式,被细化为“元件(材料)——器件(零件)——组件(零部件)——模组(零部件总成)——整机组装(整车)”极其复杂的供应链体系。

一部手机,包括几百个供应商的制造与装配劳动,“生前”在全球移动的距离,很可能超过它一生中的移动距离。

这个“分工精细化”的趋势一旦开始,只要单位产品生产成本的下降超过供应链的各环节的交易成本,就不会停止。

 

专业化生产的另一个问题是受下游技术路线的影响太大,所以,厂家力争让自己的产品通用化,进入多个产品供应链,以保障自己的安全,这就形成了多个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纠缠状态。

产业链的精细化程度和复杂的相互依赖关系,导致单一企业的搬迁会遇到供应链的困难,而大家一起搬又缺乏协同效应,使产业逻的迁移变得更加困难。

上个世纪的40年里,制造业实现了“美国——日本——韩国、香港、台湾——我国大陆”的三次大迁移,但在本世纪的20年里,尽管我国的人力成本上升了两三倍,但向东南亚的迁移仍然不明显。

很多经济学认为,我国就是制造业迁移的“终点站”。

不过,近几年,世界工厂往东南亚、印度转移的趋势在明朗化。

但分工精细化也造成了脆弱性,细分环节的寡头效应明显,供应商数量大大减少,一旦出现意外,就会造成整条产业链的停摆。

这次疫情,加工企业要恢复生产,还要看上下游的企业运行情况。全球化嘛,就意味着紧密性、联动性。

比如口罩的生产很简单,对人的要求也很少,但大规模放量的瓶颈在于熔喷布,这种无纺布的用途涉及纺织、环保、锂电池材料等多个行业和产业链。而熔喷布放量的关键材料聚丙烯,这是石化行业的产品,所以到最后,能最快生产口罩反而是中石化。可中石化要上生产线也有瓶颈,还得先有口罩生产设备,这就涉及到了机械设备行业……

还有韩国半导体行业看似实力雄厚,被日本断供三种材料就被抓住命根子。

整个国家的“黑天鹅”也许很罕见,但某一个产业的“黑天鹅”可能会越来越多。产业链之间的交叉,A产业链的某些中间环节出现问题,发生连锁反应,祸及B产业链的现象,将成为常态。

产业链布局过于集中又有很大的安全隐患。本次疫情还没有过,已有汽车企业要求供应商加速了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等东南亚基地的进程。

只是,疫情毕竟是一次性影响,会造成产业链持续转移的趋势吗?


三、“世界工厂”将变成“全球办厂”


制造业产能迁移的趋势早在疫情之前就逐步开始了。哪里成本低那里就可以办厂,当然前提是综合成本低,而不是仅仅劳动力成本。政策成本、交通物流成本等成本都在考虑进来。资本是嗜血的,闻到腥味就会往上扑。。。

第一批“出海”的企业都是类似服装鞋帽一类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产业类,人工成本占比大、但供应链很简单的行业,可是“先头部队”回来报告的却是:东南亚建厂的劳工制度合规成本,常常抵消了人力成本的下降带来的好处。

当然,让企业下不了“出海”决心的,更重要的还是前面的“产业链的聚集效应”。

但2017年开始,企业出海的速度再次加速,企业产能的迁移不一定是经济因素。

随着我国在国际上渐渐改变以前的低调赚钱的形象,以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出现,跟传统强国特别是美国之间的摩擦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直接体现在贸易摩擦上,最终演变了贸易战。

其实在2018 年出海已进入爆发,巨头和 B2C 电商共同参与到出海大潮中,出海电商规模在其上半年增速已达 26%,资本市场加速布局电商出海领域。移动游戏出海全年增速达 15.8%,印度和中东,亚太凭借人口流量优势,成为目前出海最热区域,这些地区人口数量多、结构年轻化,互联网发展增速快,头部公司估值和市场占比还较小。

企业出海热的背后也反映出:国内流量收缩、“一带一路”政策深化落地,新兴市场互联网增速加快等因素。

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所以,对于出口企业而言,把全部产能都放在国内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想要在产业链上保持自己的地位,就必须走出国门。

就算企业老板自己不想国外建厂,下游的大客户为了供应链安全,也会倒迫,比如到美国建厂的曹德旺。

像这次的苹果供应链之所以还能够恢复一定的产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早先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才发挥了作用。

不过,现实情况是,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的国家有体量接纳“我国制造”的全部供应链,所以,企业更倾向于在现有产能中分出一部分,根据各国的资源禀赋,上下游配套,以及产品不同的消费市场,在最适合的国家设厂,合理布局,保证整个供应的高效、安全,同时控制成本。

掌控核心,分散风险

这样,完整的供应链还是掌握在我国人手里,并不会影响我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就像美国人把美元撒向全球,但“印美元的机器”牢牢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

 

很多人觉得工厂产能跟美元不一样,美元一秒钟就能够实现在全球的流入和流出,但工厂投下去之后你很难再收回。

实际上,我国之所以成为世界工厂,并不仅仅是因为人力资源丰富。前面讲到,建国初27年奠定了我国的工业化基础+完备的农业基建水准,培养出无数熟练的技术工人,工业化的核心是工人而不是设备,有规模化的产业工人就有工业化。没有工业化,设备、原料、工人、技术无从谈起,所以,印度成不了世界工厂。

全球最完备的产业体系是我国决胜千里的核心竞争力!

因我们工业化时间积累,加上人口基数以及市场容量,使得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完备的产业体系。我国的工厂在管理体系、产能提升、技术品质控制等方面都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先进的地步。虽然产能出去了,但是整个工厂的管理中心仍然是在我国国内,供应链的整合仍然是在国内——从内地工厂到海外工厂是一个“复制+粘贴”。

此外,5G的发展也有利于产能出海,5G的“低时延,海量数据高速传输”的特点,将大大加速工业互联网的推进,未来工厂有传感器,可以随时拿到生产数据,可以大量利用机器人代替工人,降低企业的劳工风险。

海外工厂未来可能只是一个位置的概念。

过去,美国人用科技和资本征服世界,未来,我国人用工厂产能撒遍世界。我国企业的产能转移是“经济全球化”的一部分,过去造就了我国的世界工厂,未来也会形成“全世界造工厂”。

“美国的金融资本与技术+我国的产业资本与产能”可能是未来二十年的大趋势。

很多人觉得,说了这么多,我又不去开工厂,这个趋势将会给普通的我国人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四、资本性收入将成为财富增长的主要来源


按资分配的时代,我们知道资本分为三大类: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原料资本。三者的关系基本是金融资本处于食物链顶层,产业资本是处于中间,原料资本要依附于产业资本进行增值。但垄断的原料资本掌握话语权。原料资本比如土地、厂房、矿石等等。产业资本就是重工业、轻工业、第三产业等等。三大资本之间的利益分配决定了从业者之间的分配多寡。

自从人类进入市场经济模式,社会财富分配一直是恒古不变的趋势,即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最终贫富分化。

美国人通过资本市场,赚了全世界的钱,但财富却只属于一部分人。

美国的富裕阶层收入大部分都来源于资产性收入,而中产及以下主要来源于工资回报,这样,工作机会流出,资本回报流入,这就导致百年来最严重的贫富分化。

海外工厂的利润不一定会回流,但会以市值提升的形式体现在资本市场上。但这“一进一出”,分配方式改了,从“按劳分配”变成了“按资分配”。

过去十几年的城市化,资产增值主要体现在房产上,而未来十几年的资产增值,将主要体现在股票上,全球化造成的贫富差距扩大,将在我国重演。

 

10年前,我国的消费电子行业过100亿市值的上市上公司没几家,现在,过千亿市值的公司近30家。苹果早期的供应商绝大部分都是日韩欧美企业,现在一大半是我国的供应商。

特斯拉承诺今年100%国产化,不是政府的压力,而是汽车的供应链本身就正在转移到我国,而整个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国产化,就能为A股带来20-30万亿的市值。

只是,苹果产业链的产能经历了“从国外到国内再到全球”的过程,特斯拉产业链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是我国供应商的“内地和海外产能”齐头并进的格局。

 


 

点按微信名片,在线咨询!

Top

© 2009-2050 丰尚策划 版权所有  引领未来 lead2050.com

本站程序相关法律保护,未经授权,严禁使用 法律顾问: 广东邦杰律师事务所 李善平 律师

客服中心
热线电话
1371566885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